意象之辨与意的确立

2015-10-23 02:32 评论 0 条
杭州书法高考培训班
意象之辨与意的确立
      在易象思维模式构成对中国文化艺术的整体观念笼罩之后,象与意的关系便成为书法理论批评史上的一个母题。不过在魏晋以前,象与意一直处于一种自洽的融合状态,还未出现对象与意的单维的强调—所谓立象见意,象意共同构成对书法阴阳运动变化法则的揭示和规定。自魏晋开始,随着庄禅一体化的玄学的勃兴,象与意的关系开始发生显著变化,即由宇宙本体论向人格本体论转化,对意的关注构成书法理论的内核。
曹魏时期.随着儒学全面崩溃,儒学已失去大一统地位。久被抑制的道家、阴阳家、名家、法家又开始抬头,思想文化领域呈现出多元化格局。而作为主流思想的则是老庄哲学,亦即玄学。梁启超在《论中国学术思想变迁之大势》中,论到玄学时说:“自魏文提倡旷达,举世化之。前此建安七子,既以浮靡相尚,后遂为清谈之俗者二三百年。开其宗者,实为何晏、王弼。《晋书·王衍传》称:‘晏、弼祖述老、庄,谓天地万物,皆以无为本。无也者,开物成务,无往而不存者也。’盖其持之有故,言之成理,亦有应于时势,而可以披靡天下者焉。此后如阮籍、秘康、刘伶、王衍、王戎、乐广、卫珍、阮瞻、郭象、向秀之流,皆以谈玄有大名干时,乃至父兄之劝戒、师友之讲求,莫不以推究老庄为第一事业。”
魏晋玄学作为一种人本思潮构成对汉代儒学的反动,它打破了神学化谶纬经学的桂桔,而推崇老庄哲学的“无名”、“贵无”,主张“名教即自然”,从而将主体由对外在偶像的膜拜转向对自我内在精神的尊崇和迫寻。“与老庄哲学一样,魏晋玄学实际上是用人格本体来概括,统领字宙的。魏晋玄学的关键和兴趣并不在干重新探索宇宙的本源秩序,自然的客观法则,而在干如何从变动纷乱的人世自然中去抓住根本和要害。”这个根本和要害就是“无”。魏晋玄学的中心课题无不围绕“本末”、“体己”、“象意”进行,对“无”即道的本体论确证,使魏晋玄学打破了由谶纬经学以神设教所建立起的大一统的宇宙本体论的思想秩序,而从思想的原点——“无”来重估一切价值。如果说西汉儒学天人宇宙论的根本目的在于论证普遍王权的合法性.并围绕着这科.    合法性建立起神学目的论的政治神话的话,那么,魏晋玄学则旨在打破这种以神设教的思想话语霸权,而凸现出个体存在的意义,并从个体存在意义上质疑现存思想秩序的合理性。由此,魏晋士人相较于东汉士人普遍失去了圣道主义的道德伦理热情,他们由卫道转向体己,由清议转向清谈。回避社会现实,由社会集体性退隐走向个体性文化担当。并由此从哲学本体论上完成了由象到意的转变,这在王弼的哲学体系中有明晰的显现:
      夫象者,出意者也。言者,明象者也。尽意英若象。尽象英若言,言生于
象,故可寻言以观象。象生于意,故可寻象以观意。意以象尽,象以言著,故
言者所以明象.得象而忘言,象者所以存意,得意而忘象。扰蹄者所以在兔,
得兔而忘蹄;荃者所以在鱼,得鱼而忘荃也。然则言者象之蹄也,象者意之荃
也。无故存言者,非得象者也。存象者,非得意者也。象生于意而存于象禹,
则所存者乃昨其象也。言生于象而存于言禹,则所存者乃非其言也。然则忘象
者乃得意者也,忘言者乃得象者也。得意在忘象,得象在忘言,故立象以尽
意,而象可忘也。重画以尽情,而画可忘也。
在《周易·系辞》对书、言、意、象关系的描述中,象居于尊崇地位,这是在文字系统落后千思维、语言系统时所必然产生的一种现象,但随着文字系统的成熟、发展,书言、意、象的关系也发生了质的变化。庄子最早发现了这一变化井对此进行了深入的阐释: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意象之辨与意的确立 | 杭州书法高考培训班
分类:中国书法理论知识库 标签:
杭州书法高考培训班
杭州书法高考培训班

发表评论


表情